從小我就最害怕跟大人陷入那個『可是每個人都…』的無聊辯論。
事情往往是這樣開始的。

『媽媽,我想買這個。』
『你舊的那個不是還好好的嗎?』
明明有很多早就想好的理由可以提出來,但是該死的嘴巴往往在腦袋還沒轉過來以前,就冒出令我最後悔的一句話:
『可是我們班上每個人都有。』
『什麼叫每個人?你要我打電話問你們老師嗎?』
『幾乎,幾乎每個人…』知道我媽打電話給老師決不手軟,我立刻就退讓起來,開始節節敗退。
『幾乎就不是全部。』

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